一颗大甜枣

懒。

Wanderers(流浪者)(4)

*东京喰种paro
*主cp:维勇。含奥尤

4.
“勇利,冷静。”维克托低声说。
赫子依旧不受控制,勇利咬紧牙关。维克托曾教会他的,如何控制自己的赫子和赫眼。精神力,精神力……勇利在心里默念着。但那不听话的赫子固执地停留在体外,不肯被收回。
来不及了。奥塔别克和雷奥正在往这边走来。维克托抓起勇利的胳膊,把他拖到自己背上来,以喰种的速度躲进了距离最近的小巷子。
刚冲进巷子便迎面撞上一只喰种,那只喰种在看到维克托后惊恐地逃开。大概是个逃兵。维克托没有管那只胆小的喰种,赶紧把勇利放下,抱在怀里抚慰。“集中精神,没事的。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深褐色方糖,送进勇利嘴里。
“是什么……”浑身颤抖着的勇利把糖块含进嘴里,他成为半喰种后就对“进食”这件事产生了恐惧感。维克托一边不断安抚着勇利,一边回答道:“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。”而随着维克托的安抚,勇利渐渐恢复,那颗糖也发挥了作用,赫子平息下来,慢慢收了回去。
“谢谢你,维克托。”勇利才发现自己蜷缩在维克托怀里,于是面颊一红,迅速自己站了起来,“对不起。”
“不必道歉。刚才的作战你做得不错,我们的契合度很高哦。”维克托笑着说。看着脸红的勇利,维克托感到新鲜。勇利给他带来了太多惊喜——接受了S级喰种的内脏移植后好好地活下来,并且能够迅速掌握控制赫子的能力,勇利简直无与伦比。
“走吧,我刚刚看到了奥塔别克和雷奥,让他们看见我们当逃兵可不好。”维克托笑着向勇利伸出手。

从小巷子里出来的维克托和勇利向前走去,与奥塔别克他们汇合。
“全都撤离了,S级以上的喰种无影无踪,就像提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来一样,全身而退。”奥塔别克的眉头紧锁,脸色十分不好。
“这支军队就像只在挑逗我们的猫,”维克托眯起眼睛,“我有预感我们会被耍得团团转。”
“先回总部。”奥塔别克心情极差,上次的失败加上这次扑了个空,CCG的顶级搜寻官完全被耍了。两支队伍迅速集合,由于喰种军队出人意料的撤离,战斗几乎是在十分钟内结束,因此这次作战基本没有损失什么。
回去的路上,奥塔别克突然看到维克托和勇利背后撕破的衣服,便问道:“后背受伤了?”
勇利刚想回答没有,却被维克托抢了先:“啊,喰种的赫子划烂的,没什么大碍。”
奥塔别克仔细看了维克托和勇利两眼,没有说话。勇利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暴露。

可惜了S级喰种的赫包啊。维克托在返程的车上休息时想。但勇利的价值可要比S级赫包大多了。维克托瞥一眼闭目养神的奥塔别克,这人向来敏锐,以后还要更加提防他才行。不过维克托倒是没有注意到一言不发勇利正被巨大的失落感压迫,那个玻璃心的半喰种正抖动着肩膀,因为自己给憧憬对象带来的麻烦哭泣呢。

第二天因夜里的突然行动而睡眠不足的维克托在办公室打盹,却听到了敲门声。勇利在外面小心翼翼地喊了声“维克托”。他打了个哈欠,让勇利进来。勇利看上去没什么疲惫的样子,坐到维克托对面。维克托忍不住调侃了一下勇利的体力。
“那……那是因为昨天我几乎没有帮上什么忙……”勇利的回答带着自责,让维克托想笑。
“勇利帮了很大忙,就不要妄自菲薄了。”维克托音带笑意,“所以特地过来有什么事?”
“我……”勇利低着头吞吞吐吐,维克托愣了愣,他看不见勇利的表情,却听见抽泣声,“对……不起,维克托,我……我好像没法成为特等搜寻官……我控制不好赫子,还有可怕的眼睛,我只会添麻烦……上次也是,差点被阿尔京长官……”这孩子居然在哭。维克托瞪大眼睛,他最不会对付哭的人了。
“够了,勇利。”维克托干脆打断了他的话,这个由自己改造的男孩,还需要自己的激励才行啊,“说不想杀人,说要活下去是你自己,事到如今你要放弃吗?”
“我……不想……”勇利咬了咬下唇,眼泪扑簌扑簌掉下来。
时机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快。维克托笑了笑:“如果我说,你可以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半喰种的身份,同时还可以留在CCG,你会答应吗?”
“诶?”维克托这一番话让勇利瞪大眼睛,“可……可能吗?”
“跟我过来,我会让你知道可不可能。”
维克托起身向外走去,不明所以的勇利只好跟上。离开办公室,他跟着维克托坐上电梯,一路来到总部顶层。穿过长长的走廊,看着维克托用指纹解开好几道锁,两个人走进了一间奇怪的房间。
站在房间里的身影格外熟悉,勇利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喊出了他的名字。
“披集?”勇利难以置信地看着屋子里的人。
“打算告诉他了吗,尼基弗洛夫长官?”披集依旧是那样的开朗笑脸,“勇利可是很单纯的人,别吓到他了。”
已经吓到我了。勇利腹诽。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看看维克托,又看看挚友。
“披集,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你来说比较好。”维克托耸耸肩,“我来说的话显得像在破坏友谊,我可不要这么做。”
“好吧,”披集无奈地叹口气,“勇利,请你好好看着我。”
勇利疑惑地看向披集,惊恐地发现他的右眼正渐渐变得漆黑,红色的眼仁在中间浮现。
正常的左眼,而右眼是赫眼。和勇利正好相反。
“不……”勇利难以置信地看着他。
“披集的父亲是人类,母亲是喰种。”维克托一边观察勇利,一边解释,“这世上喰种和人类相爱的例子不在少数,半喰种比你想象的要多。
“但像你这样由人类移植喰种的内脏变为半喰种的,至今没有成功的例子。除了你。
“披集发现了一种药物,只在半喰种身上起作用,它能让赫子变得更强大,自愈能力变得更强。我们正秘密计划建立这样的半喰种组织。”说到这里,维克托与披集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“这个组织就是为了对付像这次的喰种军队一样难以对付的敌人。勇利,你愿意加入我们吗?”披集问道。
“你已经知道了这个组织的存在,你可以选择不加入,到那时我只能让披集暂时离开这个房间。毕竟谁都不愿意面对自己朋友的死亡。”维克托补充。
“只要站在正义的一方,就不会错。”披集看着还在发愣的勇利,“你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记得吗,勇利?无论以何种形式,我们都是在为CCG做事,而对现在这个世界来说,CCG就是正义,不是吗?”
他的挚友披集,和他憧憬着的维克托,正满怀期待地看着他。
正义……吗?勇利原来认为,保护人类是正义的,所以杀死喰种才正确。而自己变成半喰种之后,又单纯地相信了维克托是正义的,所以拼命地回到CCG。如今终于发现一切兜兜转转回到一个挚友对他撒的巨大谎言之中时,勇利失去了判断能力。
要除去喰种军队,这是应该做的。勇利想。
“我加入。”他说。这是眼下他唯一能做出的选择,他只能认为这是正确的。
“好孩子。”维克托笑着揽住勇利,在他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。这让勇利红了脸,披集更是笑得一脸深意。“之后的事情就拜托长官给你解释了,我先走了。”披集说道,他在门口扫入自己的指纹,门打开后便离开了。

“我们成立的组织,”披集走后,维克托拉着勇利到一台机器旁,按下几个按钮,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几个陌生面孔的资料,“他们是主要成员,都是半喰种。接下来你会跟着他们训练。但他们哪一个都将比不过未来的你,勇利,你将会成为最优秀的半喰种。我暂时不会给你使用披集的药物,你不需要它们。而且我会保护你,让你不受到任何伤害。”维克托捧起勇利的面颊,在他唇上落下一吻,“你是我的杰作。”
看着勇利因惊讶而睁大的眼睛,维克托笑着说:“抱歉勇利,我太开心了。能让你感受到我的心情的方式,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别的。”

TBC。

*东京喰种是挺庞大的世界观的,心血来潮写了这个paro却发现写好挺难。但既然开始了就努力写完。昨天碰到一个看过东京喰种的小天使,他有一句话说得很棒:“没有绝对的正义,只有绝对的立场。”我很喜欢这句话,因此也会努力把这句话贯彻到文中。维勇和奥尤之后也都会站在对立面互相审视,不过肯定是he啦,比心。

评论(4)

热度(48)